_夏陌_

废材一只.

【眼罩组】弓矢利刃

关于大战时期的一个脑洞w有关前辈组的内容除了从海囚官网给出的一些信息中了解外就是其他太太的同人人设了.有不当的地方请见谅.天使长的台词意外的少←_←
————————————————————————
现下四处一片寂静,数秒前还回荡着的嘶吼声似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只有满地的狼藉和还未散去的血腥味证实着这里刚刚结束一场混战

Grora从一具恶魔的尸体上拔出箭矢仔细查看一番

——还能用

她这样想着,抖了抖上面残留的血迹,将其放回背着的箭筒里,如此反复

“呐,Wodahs.”她突然停了下来,对着身旁始终一言不发的天使说到

“怎么?”

“战争,会结束吗?”她低声问着

Wodahs只是望着她,似是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那个在战场上可以毫不犹豫的射穿敌方心脏的冷清天使此时竟一脸迷茫

但Wodahs知道,对于战争,Grora毫无俱意.她所不解的只是这种无休止的循环

“会结束的.”他终是开了口,轻轻拍了下Grora的头

“Ciel、Sherbet、Rigatona......最后只剩下我们和神大人了吗?”Grora淡淡的说着,手指不经意抚上左眼“还真是狼狈阿,我和你.”

她盯着Wodahs失去的右眼,见对方并未接话,便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阿阿,虽说魔王那边也没讨到什么好处”Grora又嗤嗤的笑了起来“一团糟的世界.”

“真想再和Rigatona一起捉弄Sherbet呢.Ciel一定会安静地笑着看我们胡闹.”

“当初要是Ater对准的不是左眼而是心脏的话,就不会这么纠结了吧?”

“开~玩~笑~的~”看着Wodahs微皱的眉,Grora又恶劣的勾起嘴角“我可是不会轻易放过那只笨猫的”

“况且——”

“我答应你.在你没有松开兵刃之前,我的箭矢会永远随你左右.”

Grora顽劣地用手比出了拉弓的姿势,但这誓言却庄重如骑士献出自己仅有的忠诚一般

“嘛,不过会不会射偏我就不知道了?”

“走了.”

不理会对方最后一句的调侃,Wodahs把Grora甩在身后,展开双羽飞离这一片荒凉

只是,他隐在衣领下的双唇所扬起的弧度,并没有话语所显示的那么淡然罢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