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夏陌_

废材一只.

【男狐聊斋】殊途.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
又是一年冬天.

刘子固像是感受不到寒冷一样,坐在院前的藤椅上犹自

发呆.

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已雪鬓霜鬟,

自那日,也已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

似是感叹着什么,刘子固轻轻叹了口气.

前些年,阿绣因病逝世,独留下自己和这满院的萧条.

面对那个陪了自己许多年岁的人,刘子固是心存愧疚

的.因为他的心,早已不属于阿绣.

想到这,他的神色又暗淡了几分.

桌盏上烫过的酒只余温热,刘子固也不在意,将先前倒

在杯里的一饮而尽.

他自喝的痛快,却不知在什么时候脚边多了一只毛茸茸

的小东西.

刘子固低头一看,是只小白狐,在自己脚边蜷成一团.

“小家伙,迷路了吗?”他俯身抱起白狐,将其放在膝

上.白狐的皮毛不似一般狐狸那样多,像是新生不久的样

子.刘子固拽了拽外衣,将它盖的严实.

看着这个努力往自己怀里缩的小家伙,刘子固想起了陈

年旧事,想起了他.

“我说,小家伙.”

“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

他抱着白狐说了很多.从他与秀郎的相遇讲到分离.

“他是只笨狐狸,明明说出过‘真不知道那凡有什么可

思的’,却也陷了进去.”刘子固回忆着,脑海里勾勒出

秀郎的眉眼.

不管是他说“凡人呐,还真的很好玩.”时骄傲灵动的样

子,还是他努力忍着眼泪以乞求的姿态挽留自己的模样.

——都早已忘不掉了.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许久,刘子固接着说道,喉音沙
哑.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诗画会上初见的那一眼?快乐

自在的喝酒谈笑时?还是他为了救我吐丹脱皮时?我不

知道.”

“我只知道,我爱上了他,爱上了一只妖.”

刘子固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在这一刻被吐露,他终是

压抑不住情感,连声音都发着颤.

白狐像是感受到了他情绪的波动,轻轻蹭着他的手.

“可是,我拒绝了他.”

“人妖殊途?终不过是我不敢面对世俗眼光的借口.”

“是我太懦弱.”

“把酒杯送人了又如何?还不是要回来了?”

他自嘲般的笑了笑,紧攥着当初被送给阿绣的杯子.

[ 其实,你,分不清的. ]

秀郎曾在他认错阿绣后这样说着.

他是真的分不清,还是不愿分清?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

若是能再和他笑谈畅饮,

仙灵果酿又如何?劣质粗酒又如何?

若是能再次见到他,

纵是被世人厌弃,又如何?

有什么东西滴落在白狐身上,是温热的.

刘子固把酒杯小心的放回在桌盏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

抚着白狐的毛皮.

“谢谢你,小家伙,肯听一个老头子说这么多.”

这番话像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也像是了却他的一桩

最重要的心事.

“我后悔了...”

“秀郎...”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转瞬就消散在了风中.

刘子固没能看见,白狐早已红了眼眶,泪流满面.

它听到了,听到他最后宛如叹息一般的话语.

白狐身后,被它用法力隐去的余下八尾渐渐显露.

它是一只九尾白狐.

雪下起来了,

酒也彻底凉了.

【灰色庭园】前辈冰火组

Sherbet X Yosaflame  私设有.

战场之上,天使与恶魔各立一方

“喂喂,战争还没结束哦?可别这么快就倒下了”

Sherbet嘴角扯出了一抹讥讽的弧度,直直望着对面的恶魔

“你也一样.”Yosaflame毫不客气的回应着,神色一如既往的沉稳

他们都已是强弩之末,只是拼尽最后一点力气不让自己先倒下

谁都无法离开这片战场了,他们彼此心照不宣

“应该是最后一次闻到这种恶心的血腥味了吧?
”Sherbet突然没来由的说了一句,对方并未答话,他自顾自的接着说道“我说,Yosaflame”

“我们之间算是什么?”

“天使与恶魔之间,除了用【宿敌】描述,我找不出还有什么合理的说法”

“意料之中的答复”

Sherbet肆意的大笑着,不断痉挛的身体又牵动了伤口,可他只是嫌恶地扫了一眼,并未在乎

“说的没错,我们可是宿敌阿.这也是最后一次看见你讨厌的脸了”

他渐渐止住了笑声,声音低沉的可怕

“毕竟你我再清楚不过了.所谓的天堂与地狱,根、本、就、不、存、在、阿?”

【眼罩组】弓矢利刃

关于大战时期的一个脑洞w有关前辈组的内容除了从海囚官网给出的一些信息中了解外就是其他太太的同人人设了.有不当的地方请见谅.天使长的台词意外的少←_←
————————————————————————
现下四处一片寂静,数秒前还回荡着的嘶吼声似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只有满地的狼藉和还未散去的血腥味证实着这里刚刚结束一场混战

Grora从一具恶魔的尸体上拔出箭矢仔细查看一番

——还能用

她这样想着,抖了抖上面残留的血迹,将其放回背着的箭筒里,如此反复

“呐,Wodahs.”她突然停了下来,对着身旁始终一言不发的天使说到

“怎么?”

“战争,会结束吗?”她低声问着

Wodahs只是望着她,似是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那个在战场上可以毫不犹豫的射穿敌方心脏的冷清天使此时竟一脸迷茫

但Wodahs知道,对于战争,Grora毫无俱意.她所不解的只是这种无休止的循环

“会结束的.”他终是开了口,轻轻拍了下Grora的头

“Ciel、Sherbet、Rigatona......最后只剩下我们和神大人了吗?”Grora淡淡的说着,手指不经意抚上左眼“还真是狼狈阿,我和你.”

她盯着Wodahs失去的右眼,见对方并未接话,便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阿阿,虽说魔王那边也没讨到什么好处”Grora又嗤嗤的笑了起来“一团糟的世界.”

“真想再和Rigatona一起捉弄Sherbet呢.Ciel一定会安静地笑着看我们胡闹.”

“当初要是Ater对准的不是左眼而是心脏的话,就不会这么纠结了吧?”

“开~玩~笑~的~”看着Wodahs微皱的眉,Grora又恶劣的勾起嘴角“我可是不会轻易放过那只笨猫的”

“况且——”

“我答应你.在你没有松开兵刃之前,我的箭矢会永远随你左右.”

Grora顽劣地用手比出了拉弓的姿势,但这誓言却庄重如骑士献出自己仅有的忠诚一般

“嘛,不过会不会射偏我就不知道了?”

“走了.”

不理会对方最后一句的调侃,Wodahs把Grora甩在身后,展开双羽飞离这一片荒凉

只是,他隐在衣领下的双唇所扬起的弧度,并没有话语所显示的那么淡然罢了

花. [剑鬼x前代剑圣]

剑鬼视角
————————————————————————
现在有点喜欢花了

可你不会再对我笑了

剑我还在挥着

可要保护的你不在了

我永远都深爱着你

这第一次用声音来倾述的爱意你收到了吗?

回答我阿  特蕾西亚

【独普】军功章(1)

一个小短篇,最多分三次放完.希望不会让人觉得太ooc...请食用愉快w
————————————————————————

小路德维希一天中最喜欢的便是睡前故事时间

在那个时候,最敬爱的兄长会将他搂在怀里,捧着一本厚重的故事书,为他讲述一个个“曲折有趣”的故事

“后来阿,王子打跑了恶龙,解救出美丽的公主......”

路德缩在基尔伯特的怀里,静静看着兄长投入的读着故事

真不知道是谁喜欢听故事呢  路德偷笑着

正值休息时间,基尔伯特只穿了件薄薄的衬衫,托着书的手骨节分明.因为抱着小路德,他只好略偏着头,才能看清书上的内容

暖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使平日嗜战的红瞳也柔和起来,因低头的动作而垂下的发丝偶尔拂过路德的脸颊,读到有趣的地方时还会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基尔伯特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语气温柔起来,好让怀里的小家伙快点睡着.却不知道对方早已看自己看的入迷

“......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他念出毫无悬念的结局,把书轻放在一旁,发现路德仍旧睁着蓝色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是故事不够精彩吗?本大爷觉得还可以阿?难道是念的不够好?”基尔伯特询问着

“很好听哦,哥哥读的也很精彩.”路德果断的摇了摇头,又往兄长的怀里钻了钻“但因为哥哥的怀抱太温暖了,所以还想在这样待一会...”

“kesesese,west是在向本大爷撒娇吗?像小孩子一样呢~”基尔伯特宠溺的拍了拍自家弟弟的头,脸上满是笑容

“哥哥,又受伤了吗?”

沉默了一会儿后,路德突然低低的问,小手覆上了对方明显缠着绷带的地方

路德知道,自己的兄长是名军人.

战场是他最好的港湾,敌人的鲜血是他最好的养料

但兄长也是普通人,也会受伤,也会疼痛

在白的近乎病态的身体上,已经淡化褪色的伤疤上累积着褐色的新伤

如果不是怕自己担心,也许他连绷带也不会缠上

路德维希这样想着

TBC

















【PM】悔

亲情向的山崎姐弟,微铁烝.
————————————————————————
在山崎烝的印象中,山崎步很少对自己笑过.
对待组里的其他人,她总是温柔的笑着,而给予自己的,似乎只有严厉的苛责.
“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成为优秀的忍者!”
“收起你多余的表情,那不是忍者该有的样子.”
“你不必叫我姐姐,我也不会把你当作弟弟.”
她总是这样板着脸,对自己吝啬着她温柔的笑容.

她是个优秀的忍者,但却不是优秀的姐姐——严重的落差感使山崎烝产生了这种想法,连对待山崎步的态度也从依赖转变为了漠然.
渐渐的,“喂” “那个女人” 成为了“姐姐”的代名词,
除了每天必备的练习外,两人再无多余的交集.

直到后来——
“那个女人去送死和我有什么关...”
看着眼前的小鬼扯着自己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山崎烝觉得自己“生气”到了极点.
“阿步姐....她说....她对我说'我的弟弟就拜托你了'阿!你根本不配作阿步姐的弟弟!”
铁之助带着哭腔的怒吼让山崎烝呆住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屋顶上纵越了.
他咬紧嘴唇快速的奔走着,脑子一片空白,只有“快点找到她”的念头驱使着他前进.
雨越下越大,不安与恐惧也越加强烈,
终于,他在一片空地上找到了她.
就那么凄惨的倒在那里,血和雨交织着汇集成一小洼.
“你是来救她的吗?”
山崎烝略略偏过头,顺着声音望向坐在高处的金发忍者.
“现在,她为你死了.”“真好阿,我们都是孤零零的人了.”看着对方木然的脸庞,明理始终挂着嘲讽的微笑,吐露出的话语字字诛心
雨还在下着,山崎烝的身体微微发颤,不知道是冷还是因为什么
他忘记了明理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忘了自己站了多久,他只是机械般的走近山崎步,缓缓跪下,脱下自己的外衣动作轻柔的盖在她的身上.
“姐......”他听见自己颤抖的说着.
. . . . . .

葬礼就在屯所里进行,众人心中充满了愤怒与悲伤,屋内满是压抑着的抽噎的声音.
山崎烝呆呆的坐在屋顶上,眼底一圈青黑证明了他一夜无眠.
他想一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待着,但铁之助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对方小心翼翼的靠着自己的背后坐下,接着慢慢述说着最后一次见到她时的情景,并对自己过激的话语道歉.
也许是山崎烝现在太脆弱了,在数秒的沉默之后,也开始说起幼时的回忆.
“我真的好生气,生自己的气,气到全身都在发疼....”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他所拥有的关于感情的词汇,似乎也只有“生气”而已.
“那个感情,不叫生气,是悲伤哦...”
在听到铁轻轻的纠正后,山崎烝再也压抑不住情感,死死攥着铁的手失声痛苦.

距山崎步去世已过了数日,冲田突然来到自己的和间,告诉他要去围剿倒幕派,并把那日山崎步穿过的和衣轻轻放在了门边.
衣服已经洗过了,但上面的血迹却没能随着污泥一同被洗去.
山崎烝换上那件和衣,恍惚的坐在镜前,把自己的头发像她一样松垮的挽起,熟练又茫然的化起妆容.
他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扮作女子时的往事.
当土方副长把勘测情报这个任务交给山崎烝的时候,山崎步竟少有的来找他.
她把对方按到镜前,仔细的替他画好妆容
“以女性的身份会更方便一点吧.仔细记清楚我的步骤.”仍是陈述事实的语气,山崎步在他的左眼下轻点上一颗泪痣“如果之后会发生什么的话,就让我来代替你吧.”
“不...没什么...”似是觉出自己的失言,山崎步不在多说什么,只是手上不停的打理山崎烝的衣着.
. . . . . .
那时自己并不清楚她为什么要在已化好的妆容上多点一颗泪痣,但现在他却比任何人都请楚这么做的含义.
山崎步一开始就作好了替自己牺牲的觉悟,
她比任何人都要爱着自己.
泪水不受控制的涌出,冲掉了脂粉,山崎烝仍是耐心的一遍遍补好妆,最后还细心的在左眼下点上一颗泪痣.
他对着镜中的自己微笑
“姐...”

【我想要成为优秀的忍者,长大后保护姐姐!】
明明是那样说过的,最后反倒被你救了阿.
我果然不适合做忍者,你也是这样想的吧...
姐,我不会再做忍者了...

他早已无法维持笑容,对着镜中的自己泪流满面.

FIN.
————————————————————————虽然是虐文但还是要祝大家中秋快乐!PM真的是一部虐到肝颤的番...希望山崎姐弟能在那一边再次相遇qwq
有些名词错误还请见谅.

【薛晓】记否.

一发段子.
————————————————————————
“我记得宋岚曾经说过的吧,说我是狠毒,蛮横之辈”

“我看道长仙风道骨,不如嫁与我,也好冲冲这所谓的戾气”

说到这,薛洋笑着,露出的虎牙竟也添了一些顽劣

“你穿红色也定好看的紧”

“到时候阿,一颗喜糖可不够”

他舔了舔嘴角,仿佛嘴角残留着糖果的甘甜

他又似想起了什么,敛起笑容,眉头也紧紧皱着

“喂,晓星尘,你还没睡够吗?”

过了好久,薛洋才再次喃喃道

他靠在那个他们曾一起生活过的破庙里

手里还紧紧攥着一只锁灵囊和一颗发黑破碎的糖果

【伞修】如果

也无数次的想过,如果伞哥没有死,在那个名为荣耀的世界里,又会有着怎样的奇迹.
也许在斗神一叶之秋的身旁站立的会是荣耀首席神枪手秋木苏,战矛与双枪铸就的防线无人能破.远处沐雨橙风的枪炮声也在轰鸣,像是为又一场胜利鸣礼.
也许如百花的繁花血景,蓝雨的剑与诅咒,虚空的双鬼,呼啸的犯罪组合一样,苏沐秋与叶修,这两个人的名字也会被深深刻进观众们的记忆里——作为不败的黄金组合.
也许在赛场直播里,解说会惊奇的发现,一向嘲讽技能满阶的叶神竟会被那个永远带着温柔笑容的人噎的说不出话.
也许他们会一次又一次大步走向领奖台,共举奖杯,伴随着全场观众疯狂的欢呼声,相视而笑共享这无尽荣耀.
也许有一天,他们退役了.在各大媒体一片惋惜声中,某个网吧里,两个主角开着马甲跟其余退役的职业选手打着boss争夺战......
但是可惜,没有如果.
一叶之秋的背后没了秋木苏的身影,叶修的身边也再无苏沐秋.

关于送给十四的生日礼物

坂田银时.
平时都是拿着巧克力巴菲和jump的他这次手里拿着个纸袋.纸袋上好像还印着蛋黄灵的标识?天然卷一脸别扭的把纸袋塞进土方怀里,揉着本来就卷曲的银发“只是糖份大神带着jump出差了而已喔?阿银才没有想着和你说生日快乐呢?”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神乐.
万事屋家的china girl手里抱着个大号的蛋黄酱抱枕,嚼着醋昆布对土方说“生日快乐阿鲁,送蛋黄星的王子这个应该可以吧?”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冲田总悟.
栗发少年一脸狡黠的从身后掏出just we扔向土方,奇怪的是这次黑短直没被炸成阿终同款,只是挂满了彩带而已“土方桑生日快乐阿.至于刺杀你还是下次再说吧,下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斋藤终.
一向寡言的他突然说有事要找土方,结果也只是一脸着急的站在那里,最后扯出一抹能吓哭孩子的笑容“...副...副长...那个...生...生日快乐...z...z...Z...”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佐佐木异三郎.
正在办公的土方突然收到一条简讯“FROM:小三郎.
土方先生生日快乐|´・ω・)ノ,感谢你对我笨蛋弟弟的照顾(*´∇`*)身为精英怎么会连这点礼节都不懂呢?(ง ˙ω˙)ว阿,顺带一提,现在正在陪小信女买甜甜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藤勋.
真选组早会结束后近藤老大亲近的拍着土方的肩,一脸豪爽的笑着“呐,十四,今天是你生日,不如下班后去阿妙小姐那里喝酒吧?”
其实近藤老大你只是想去找猩猩女吧?!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冲田三叶.
夜里,土方十四郎又梦见了她.三叶仍是挂着温柔的笑,一如年少时他们度过的每一瞬间.“十四郎,生日快乐.”她轻声说着“一定,一定要找到真正的幸福喔?”

大概是对文野op中哒宰从高楼处跳下的场景的感想产物.
第一次在这发文,有什么错误请见谅,文笔幼稚文笔幼稚文笔幼稚.
感谢观看w